如何理解作为公共艺术的雕塑

2017-09-14 11:20:00 来源:石明石雕塑艺术 作者:

  公共艺术的评价最后 , 我们还需要关注一下如何衡量公共艺术的成功或失败。 Ch 1哥瑞斯沃尔德 (Charles Griswold) 对此曾有恰当的论述 , 可以引来作为我们讨论的起点 : “ ( 评价一件艺术品时) ,必须了解其象征系统 , 社会背景 , 以及它对观众的影响。”评价一件公共艺术作品 , 其复杂的程度 , 远甚于评判一幅绘画或其他自足类美术作品的价值。在评判一件自足类的美术作品时 , 我们主要关注其审美价值和市场价值 ,而在衡量一件公共艺术的成败时 , 于美学价值之外 , 我们还得考虑作品的伦理问题和社会含意。“效力 (Effectiveness) ” , 即作品所带来的态度、情感、信仰、价值观、同情心诸方面的显著变化 , 是判断公共艺术成功与否的一个有用标准。某些情况下 , 如果观众体验了一件公共艺术 , 在它的直接或间接鼓舞或推动之下而有所行动 , 则我们可以说这件公共艺术是 “有效力的 ”。不过 , 正如 S 1莱西 ( SuzanneLacy) 指出的那样 ,所谓 “效力 ” , 缺乏方法上的明晰性 ; 而方法上的明晰性 , 是在一个复杂而变动不居的世界里 , 为公共艺术的社会影响力和批判力提供准确的衡量尺度所必须的。比如 , 一个涉及众多人口的工程 , 是否就比一个只涉及一小群人的工程更有 “效力 ” ? 目的或行动 , 哪一个是中心呢 ? 或者 , 我们如何评价本身已成了公众的攻击目标的公共艺术 ?

  公共艺术的开放性质 , 常常通过鼓励对心灵和社会进程的挑战而在民主社会中发挥作用。在此过程中 , 公共艺术展现并产生新的活力。从这个角度看 , 我们最好将公共艺术视为 “制造意义的互动过程 ”。它对新的、不断发展的阐释保持开放 ,藉此丰富自己每一天的生命。也许 , 成功和失败会成为一个暂时的判断 , 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。因此 , 参与公共艺术工程的艺术家们需要明白 , 人们将以更广泛的社会标准对他们的作品进行检验 , 事实亦将证明 , 他们的作品不可能永久。某些公共艺术肯定只是暂时的试验品 , 仅在有限的时期内有价值。

  公共艺术亦可以作为衡量文明的一种尺度。有鉴于此 , 则公共艺术在宣示一国之成就方面的意义 , 甚至比国民生产总值或军队的规模更为重要。它象征着一个国家的文化 , 就像古埃及的金字塔 , 古希腊的神庙 , 或芝加哥、纽约的摩天大楼所证实的那样。无论过去还是现在 , 公共艺术都决定于艺术家所构成的复杂网络 , 而艺术家又是在政治活动、经济发展等利益背景之中工作的。也许 , 最有生命的公共艺术 , 总是包含着人类的普遍关切。这些普遍关切突破了特定社区或民族的界限而向全人类说话 ; 它既引起特定公众的兴趣 , 又在世界范围内吸引游客的注意。这不就是古往今来的游人都急切地想去看重要的公共艺术的原因么 ? 不管它们在哪儿 , 也不管它们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