绵延千年的爱情

2017-09-14 14:13:00 来源:孔子文化网 作者:

  关于《邶风•绿衣》,《毛诗序》载,“绿衣,庄姜伤己也。妾上僭,夫人失位,而作是诗也”。许是我读诗甚浅,然也不愿以此诗去深究史官笔下凝重冰冷的历史,我倒是很乐意,让目光穿越千年的长河,追随那上古时代的痴情男子,为他,流泪。

  [幽窗冷雨一灯孤]

  此时已入秋了罢。黄叶萧瑟,西风渐紧。某日,翻寻衣柜之间,那绿衣黄裳蓦地闯入他的眼帘,那样地突兀,让他猝不及防避闪不及,犹如来势汹汹的飓风,粗暴地搅乱那汪刚平静不久的湖面:“绿兮衣兮,绿衣黄里。心之忧兮,曷维其已!绿兮衣兮,绿衣黄裳。心之忧兮,曷维其亡!”一字一句,似在喃喃自语。我想,最深沉的疼痛就是这样的罢,不会是声嘶力竭的哭喊,不会是歇斯底里的疯狂,只是这样,喃喃地,如梦呓般地低语。自卿别后,无语问添衣。抚着旧裳细密的针脚,他的心一定早已百孔千疮了罢。物是人非,物在人亡,岂能不痛?!

  岁岁年年,他爱她至深,她早已成了他的习惯。他习惯了有她在身边,嘘寒问暖。但,她对他不止这些,她不仅是他的生活伴侣,更是他的精神依靠。“绿兮丝兮,女所治兮。我思古人,俾无訧兮。”这里男子对亡妻刻骨铭心的怀念更加深入了,他让我们看到,这绝不是虚妄的情爱,而是最真挚的爱情。他爱她,爱得真切,爱得深入骨髓,也正因此,她死后,他为她痛彻心扉。我极认同周国平对于爱的这段表述:最强烈的爱都根源于绝望,最深沉的痛苦都根源于爱。幸福是难的。也许,潜藏在真正的爱情背后的是深沉的忧伤,潜藏在现代式的寻欢作乐背后的是空虚。两相比较,前者无限高于后者。他挚爱着他,这份情感不仅仅止步于情爱,更是一种精神上的相互支持。此情此性,怎不令人动容?他穿上那旧衣,似要寻求一份温暖,却不禁吟道:“絺兮绤兮,凄其以风。我思古人,实获我心!” 凄,解为寒意。寒冷,总是在人孤独的时候最难抵挡,因为那一刻,他的心也一并凉去。“实获我心”,似是透出些许满足与甜蜜,然而,斯人已逝,其中悠长的悲恸与凄苦早已流出诗外,绵延入千年之后我的心底。

  就这样,幽窗,冷雨,孤灯。我,凝视着你。

  [此情深深深几许]

  品读这首《绿衣》,我仿佛能听到这痴情男子在耳边浅吟低唱,语极凄切,情意深长。他是怎样一个用情至深的男子呢!在那个遥远的时代,在那样一个尊卑分明的等级社会,在那样一种封建背景之下,他有绝对的权力与自由去拥有众多的女人,他完全不必为了一个女人的死牵肠挂肚、满心悲戚,更无须视她为知音、知己,视她为自己生命的全部,即便是现在,他也不必如此。观览《诗经》,我看到了极多的怨妇诗,看到了极多的逢场作戏、视女人为玩物的男子,唯有他,留给我这般落寞凄凉的背影,惹人心疼。想他当时,或许还因此被世人嘲笑,笑他胸无大志,为一个女人落得如此田地,以至丢尽了男人的颜面。

  “绿兮丝兮,女所治兮。我思古人,俾无訧兮。”绿色的丝啊,你亲手理过。想念啊我的故人,纠正我多少差错。我敬佩这个男子,敬佩他在那个男尊女卑的社会环境下,仍能说出这样的话。他承认自己的不完美,感谢她匡正自己的错误,他将那个时代的男子大多会有的自以为是摒弃,将挚爱托起,轻捧于手心。在他眼里,她不是自己的附属品,而是那样一个鲜活可亲的人,他视她为知音良友,视她为唯一,他珍爱她,更给了那个女人从未妄想得到的东西——尊重、平等。此情之深,此爱之醇,在当时,怕是无人能及了。

  [当时只道是寻常]

  这首悼思亡妇的诗写得极其凄美动人,回看诗本身,文笔并不绚烂张狂,甚至是平淡的。“绿兮衣兮,绿衣黄里”,由一件再寻常不过的衣物作突破口,抒发男子思念亡妇的无限悲郁之情。简洁的语言,勾勒出简洁的画面,极为朴素,却句句牵动人心,正是“以少总多,情貌无遗”。

  绿衣黄裳,寻常之物而已,而今,想再得一件却已不可能。恰如归有光在《向脊轩志》中那句感人至深的话:“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”。物是人非,物在人亡,掀起的是更令人哀恸的情感波澜。

  绿衣黄裳,又岂止是寻常之物,它足以勾起他与她之间的所有过往,那些他不敢想起又不愿忘记的点点滴滴。纳兰容若在《浣溪沙》中这样写:“被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。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忆琐事而不得,此等无奈落寞,更添一层凄凉。

  绿衣黄裳,其实早已是非常之物了。故人已逝,这旧物却似孩童般偏要作耍今人。目睹旧物,他只须微闭双眼,她的一颦一笑便近在眼前,睁开,他却什么也抓不到,徒留下无边无尽的虚妄,令他无所适从。正如苏轼面对旧屋时,恍惚间,竟以为爱妻王弗未逝,“小轩窗,正梳妆”,后来省悟,“唯有泪千行”,二人生死不渝的感情令人唏嘘感喟。

  以寻常之物,寄托沉痛哀思,烘托深沉之爱,正是作者在写法上的高明之处。意深,语凄。

  绿兮衣兮,绿衣黄里。心之忧兮,曷维其已!

  绿兮衣兮,绿衣黄裳。心之忧兮,曷维其亡!

  绿兮丝兮,女所治兮。我思古人,俾无訧兮。

  絺兮绤兮,凄其以风。我思古人,实获我心!

  《绿衣》戛然而止,绵延千年的爱情却仍在悄悄流淌,留下一缕袅袅不绝的哀伤,留下一个痴情凄惶的背影,留下千年之后的我们,在彼岸,伫足凝望,黯然神伤……

  (作者:南京师范大学强 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