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本周五上映 “卡神”拍电影就一个字爱

2019-02-22 10:38:10 来源:北京青年报 作者:萧游
  对于“卡神”来说,最受折磨的事情莫过于他所热爱的故事无法通过大银幕来呈现,因此,在内心煎熬了20年之久后,随着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被成功地拍成电影,“卡神”的心结终于打开,对于这个天使般的“女儿”也是尽显宠溺。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本周五在国内以3D、IMAX 3D等版本上映,百忙之中,卡梅隆专程来北京为影片造势。

  作为科幻和动作电影界的领军人物,詹姆斯·卡梅隆的名字绝对不容忽视,这位大导演曾拍摄了《终结者》《终结者2》《异形2》《阿凡达》等众多经典作品。卡梅隆非常善于构建独一无二的全新世界,并在此基础上带来激动人心的精彩故事。他突破了电影制作技术的界限,凭空构建出梦幻一般的现实,让影迷心跳加速、沉醉其中。

  尽管卡梅隆是狂热的科幻爱好者、大胆的新技术实验者以及好莱坞片场的“暴君”,但他的内在却充满感性和柔情,所以,他才能拍出荡气回肠的《泰坦尼克号》。

  这一次,卡梅隆把自己对于“爱”的理解,同样地注入到了新片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中。卡梅隆表示,自己创造所有电影的初衷,都是在描绘爱是什么,而“爱”这个字眼由这位看似严肃的65岁老人口中反复说出,让人尤其感到震动,仿佛是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中那废旧钢铁之城反射出的温柔光泽,也是宇宙末世中的唯一救赎。

  因为《阿凡达》不得不忍痛放弃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的导演权

  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改编自木城雪户创作的经典日漫《铳梦》,执导了《环太平洋》《水形物语》等电影的大导演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向卡梅隆推荐了这个漫画。如托罗所预料的,卡梅隆对其一见倾心,他问托罗“你不拍吗”?托罗回答:“不,詹姆斯,你来拍吧。”

  卡梅隆立刻找到木城雪户获得作品的改编权,接着就开始开发这个项目了。卡梅隆认为这是一部可以搬上大银幕、带来全新观影体验的作品。影片发生在一个贫富差距极大的未来世界,一位科学家发现并重建了一个女性生化人,他充当着父亲般的角色。凭借这部作品,卡梅隆得以拓展他最喜欢的主题之一:以一名个性复杂、接地气的女性角色为主角,构建丰富的情感内核,带领观众踏上一段游历奇异世界的冒险旅程。

  卡梅隆找来了一位编剧朋友一起完成了几版剧本,但都不是很满意。2004年,他开始自己码字并完成了一版剧本,但是,此时他开始筹备《阿凡达》,已经无法分身,“这一阶段,我就像是走向了另外一条分叉路口,而且短期内没有折回来的精力。”

  《阿凡达》上映后的火爆使得卡梅隆继续沉醉于潘多拉星球拍摄续集,他不得不做出选择,寻找合适的替代人选,接过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这部影片的导筒。执导过《罪恶之城》《杀出个黎明》等电影的罗伯特·罗德里格兹就成为了“有缘人”。

  卡梅隆和导演罗伯特·罗德里格兹相识已有25年,罗德里格兹了解卡梅隆慢工出细活的拍摄周期,“我1994年就看过《阿凡达》的剧本初稿了,而影片上映时已是2009年年底。”

  有一天,两人约着吃午饭,结果足足聊了四个小时,卡梅隆给罗德里格兹看《阿凡达》续集的艺术设定稿,罗德里格兹则问他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开拍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?因为2000年就听说这部影片立项了。”卡梅隆的答复是,自己好像永远都没时间来拍这部片子了,他问罗德里格兹要不要看看他写的剧本,这之后的结果是,罗德里格兹喜欢上了这个故事,并告诉卡梅隆自己很乐意接手这个项目。于是,罗德里格兹一边忙自己的活儿,一边开始改写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的剧本。

  罗德里格兹透露,卡梅隆给他留下了近700页的剧本和关于影片的各种注释,可见卡梅隆为这部电影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。两人都是拍电影的全才,彼此欣赏和认可,也让这部影片进行得很顺畅。卡梅隆笑称,其实自己挺喜欢做监制的,但是前提必须是认可和欣赏这位导演,“罗德里格兹会撸起袖子自己干活,会亲自拿起摄像机去拍摄,会自己做剪辑,我特别认可他的工作方式。所以,我们做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时,感觉像是两个哥们儿一起组装一辆跑车,只是驾驶员是他而已。”

  是技术狂,但是强调不要让技术控制你

  卡梅隆是片场上的“暴君”几乎是人所共知,在拍摄《深渊》时,他让女主演一直待在水下,差点把她活活淹死。卡梅隆还曾威胁《泰坦尼克号》的制片人,要是不让他按他的预算和想法拍某场戏就立即自杀。卡梅隆剧组的工作人员还曾在T恤上印着“你吓不倒我,因为我在为詹姆斯·卡梅隆工作”。当然,在“暴君”周围也有一群忠实的工作人员,他们钦佩他的才华,愿意忍受他的劈头痛骂。

  卡梅隆也深知自己的坏脾气,所以他说罗德里格兹在片场时很随和,比他更好相处。更让卡梅隆愉快的是,作为3D技术的铁粉,罗德里格兹与他志同道合,所以卡梅隆说:“简单来说,这部作品基本就是两个3D电影粉丝的一次自嗨。”

  卡梅隆电影以“烧钱”著称,《阿丽塔:战斗天使》也不例外,阿丽塔是特效制作的第一个类人类的角色。阿丽塔的脸部肌肉动作比《阿凡达》的妮特丽要多三倍左右。阿丽塔制作了包括眉毛和睫毛在内的47种毛发造型,在她头上有超过13.2万根头发、2000根眉毛、480根睫毛,脸和耳朵上有近50万根“桃色绒毛”。工程师们实现了一种新的毛孔生长技术,在每个毛孔中放置单独的毛发,使得阿丽塔的皮肤更加的细腻紧致。嘴部的塑造尝试了176次,片中阿丽塔吃橙子的镜头花费一年时间拍了2000多个版本,通过不断的完善和修改将细节刻画到极致,使得阿丽塔额头的皱纹,还有整个身体的收紧都显得和谐真实。

  卡梅隆和罗德里格兹决定以原生3D的制式进行拍摄,使用3D摄影机拍摄,“立体感”在视效的呈现上就更为真实,观众不需要通过“纵深运动”(比如有东西向观众飞来),就能够感受到明显的立体效果。卡梅隆表示:“原生3D就是最好的3D,而不是拍完了再转制成3D。”

  尽管是技术狂,但是卡梅隆希望观众在看电影时遗忘技术,“3D是电影人工具箱里的一件非常强力、能给人带来沉浸体验的工具,但它依然只是一件工具,需要服务于故事本身。所以,3D只是故事中的元素,而不是故事中的亮点。技术不神秘,别让它控制你。”

  片中融入了自己对女儿的感情

  在卡梅隆看来,再炫的技术,终究都是需包裹人性的内核,要讲述接地气的故事,而非仅仅为炫技,这也是他的电影观赏性很强的原因。

  卡梅隆说他看《铳梦》时,从漫画中看到的是一个有关遗忘过去的年轻变种人探索自我、找到自己的身份和使命的故事。这个故事的魅力更多来自于其中的人性,而不是26世纪这一末世黑暗背景的设定。卡梅隆解释说:“这个故事让我产生了强烈的共鸣,因为我大女儿那时候还很年轻,我能从这部漫画中看到一个伟大的、有关女性赋权的故事。”